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高级搜索
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行政法学 >> 民政行政法 >> 正文

戚建刚、唐梅玲:精准扶贫对象的程序权利之行政法建构

| 时间: 2019-03-09 22:11:56 | 文章来源: 《行政法学研究》2017年第6期

【注释】

*基金项目:本文受国家社科基金2017年度重点课题“环境风险治理工具的行政法进路研究”(17AAFX013)与国家社科基金2015年度重大课题“基于风险的环境治理多元共治体系研究”(15ZDC031)的共同资助。

  [1]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从原则角度规定精准扶贫以政府为主导。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再次从原则角度规定各级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内扶贫开发工作负总责。

  [2]参见莫光辉、张菁:《扶贫领域的腐败现象及精准反腐机制建构》,载《学习论坛》2017年第3期。

  [3]依据国家关于精准扶贫政策文件,精准扶贫对象包括贫困户、贫困村、贫困县和连片特困地区,而贫困户主要是指在扶贫标准以下具备劳动能力的农村人口。

  [4]参见张宝珠:《脱贫攻坚需要激发贫困村的内生动力》,载《乡镇论坛》2017年第8期。

  [5]从理论而言,精准扶贫对象的行政法权利包括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鉴于篇幅和研究兴趣,笔者首先探讨精准扶贫对象的程序性权利。

  [6]参见莫于川:《民主行政法要论——中国行政法的民主化发展趋势及其制度创新研究》,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179-181页。

  [7]参见章剑生:《现代行政法基本理论》(下卷),法律出版社2014年版,第525-552页。

  [8]参见王军伟、朱丽莉:《“让我养牛脱贫,你得给我工钱”脱贫到底是谁的事?》,载《半月谈》2017年第13期。

  [9][日]谷可安平:《程序公正》,见宋冰主编:《程序、正义与现代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76页。

  [10]参见雷望红:《论精准扶贫政策的不精准执行》,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1期。

  [11]参见陈晓兰等:《当前扶贫开发工作面临的问题及政策建议——来自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的调查报告》,载《农村经济》2016年第1期。

  [12]参见[瑞]埃瑞克·G·菲吕博顿、鲁道夫·瑞切特主编:《新制度经济学》,孙经纬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11-12页。

  [13]徐伟新:《新社会动力观》,经济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364页。

  [14]参见朱胜利等:《精准执纪,惩防扶贫“蝇贪”》,载2017年7月5日《安徽日报》第5版。

  [15]参见陈金来等:《聚焦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再发力》,载2017年1月1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第1版。

  [16]参见刘书云、薛天:《让扶贫干部把更多精力放在田间地头》,载2017年7月12日《新华每日电讯》第6版。

  [17]参见季卫东:《法律程序的意义——对中国法制建设的另一种思考》,载《中国社会科学》1993年第1期。

  [18]我国有学者对此类现象作了分析。参见王锡锌:《行政过程中相对人程序性权利研究》,载《中国法学》2001年第4期。

  [19] See Reich, The New Property, 73 YALE L.J.733(1964).

  [20] See Goldberg v. Kelly397 U.S.254(1970).

  [21] See Paul R. Verkuil, Revisiting the New Property After Twenty-Five Years, 31 Wm.& Mary L. Rev.365(1990).

  [22]参见王锡锌:《行政过程中相对人程序性权利研究》,载《中国法学》2001年第4期。

  [23]参见章剑生:《从地方到中央:我国行政程序立法的现实与未来》,载《行政法学研究》2017年第2期。

© 北大法宝:(www.pkulaw.com)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法宝V6有何新特色?


上一页 [1] [2]


版权所有:法治政府研究院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邮编:100088

站长统计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