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高级搜索
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资源 >> 专题 >> 信息公开研究 >> 正文

纳瑛 :行政决策信息公开

纳瑛| 时间: 2019-04-12 16:22:29 | 文章来源: 《北外法学》2019年第1期

【注释】 *纳瑛,云南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1]参见王青斌《论公众参与有效性的提高—以城市规划领域为例》,《政法论坛》2012年第4期,第60页。

[2]参见吕艳滨《论信息公开在政府治理中的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4年第4期,第77页;王锡锌《以信息公开作为治理改革的最佳支点》,《中国法律评论》2015年第2期,第30~31页。

[3]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中国行政透明度观察报告(2014 ~2015)》, ht-tp://www. 360doc. com/content/15/1006/06/79186_503532002. shtml。

[4]吕艳滨:《政府信息公开制度实施状况—基于政府透明度测评的实证分析》,《清华法学》2014年第3期,第59页。这一现象也突出体现在环境决策中。根据《环境保护法》第56条的规定,对依法应当编制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建设项目,建设单位应当在编制时向可能受影响的公众说明情况,充分征求意见。负责审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部门在收到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后,除涉及国家秘密和商业秘密的事项外,应当全文公开;发现建设项目未充分征求公众意见的,应当责成建设单位征求公众意见。但在实际决策中一些重要的信息要么等到参与时公众才获知相关信息,要么决策自始至终从未公开。公众一般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如果公开的时间短的话,人们是无法“筛选”和“消化”相关信息的,往往不能就公布的信息和结论提出意见,并不能真正理解这些信息对于自身的意义。参见刘洪燕、代巍《提高中国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制度有效性研究》,《环境科学与管理》2014年第6期,第182页。

[5]选择《读本》是因为《读本》目前是理解该条例的权威文献,相关分析见程洁《政府信息公开的法律适用问题研究》,《政治与法律》2009年第3期,第32页。

[6]曹康泰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读本》,人民出版社,2007,第45页。

[7]参见叶俊荣《迈向“电子化政府”:资讯公开与行政程序的挑战》,《经社法制论丛》(台湾)1998年第22期,第10页。

[8]2014年3月25日晚19点,杭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26日零时始实施“限牌”,无偿摇号与有偿竞价相结合,年配置额度8万个,同时进一步扩大“错峰限行”政策范围。事实上早在消息发布之前,市场上已经传闻四起。一些4S店群发短信,呼吁“速来购车,通宵营业”。普通百姓四处打探,一片惊惶。据媒体报道,杭州的一位私营企业老板,一口气买下了1000多辆廉价的面包车,用于囤积牌照。虽然这些低排量车子也就2万多块钱一辆,但是,1000多辆的费用也不是小数目。参见郭元鹏《“限牌”传言既然成真,最牛“囤牌”事件岂能放过?》,人民网,http://zj. sina. com. en/news/p/2014 - 03 - 26/1203178765. html;方益波、魏董华《新华社:杭州限牌本意虽好奈何双输》,新浪网,http://zj. sina. com. en/news/d/2014 -03 -27/1022178994. html。

[9]参见吕艳滨《政府信息公开制度实施状况—基于政府透明度测评的实证分析》,《清华法学》2014年第3期,第58页。

[10]参见朱谦《公众环境行政参与的现实困境及其出路》,《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期,第37页。比赵玉芬幸运,在深港西部通道深圳侧接线工程环境影响评价案中,民众经过有效抗争,最终2003年11月居民代表获得了项目环评报告书最后七页有关公式计算部分的复印件。根据这七页内容,作为公众代表的钱绳曾和施泽康两位退休老工程师写出了《盲评环评报告》一文。两位老工程师对距离100米处的隧道敞口段进行了计算,结果为氮氧化物浓度超标19.64倍。但环保部门提供的环评报告却称,项目在隧道敞口段120米以外,大气质量即符合国家二级排放标准。由于差距过大,环评报告成为双方争执的焦点。参见朱谦《公众环境行政参与的现实困境及其出路》,《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期,第37页。如果说厦门PX项目损害的是公众的知情权,深港西部通道深圳侧接线工程环境影响评价案,却因政府没有提供完整信息而引发矛盾,所以一旦居民自行计算的结果与官方公布的不一致,人们便倾向干认为该项目的环评报告是不可信的,污染一定存在。

[11]国际第十九条组织、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与服务中心:《中国环境信息公开测试总结报告》,2010年12月,第31页。

[12]《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调查报告公布》,《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年2月6日,第4版。由公安部、国家安监总局、监察部、交通运输部、环境保护部、全国总工会和天津市等有关方面组成的国务院调查组,邀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员参加,并聘请爆炸、消防、刑侦、化工、环保等方面专家参与调查工作。经国务院调查组调查认定,天津港“8 · 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火灾爆炸事故是一起特别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除了瑞海公司严重违法违规经营之外,有关地方政府和部门还存在监管不力的问题,甚至有些负责人和工作人员贪赃枉法,而有关中介机构存在弄虚作假、违法违规审核和验收问题。

[13]参见吕艳滨《依申请公开制度的实施现状与完善路径—基于政府信息公开实证研究的分析》,《行政法学研究》2014年第3期,第77页。

[14]U. 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FOIA Is Bro-ken: A Report i(Staff Report 114th Congress 2016).

[15]Frank M. Oppenheim, Helen Swift, Behind the Bits: Managing the Media Maze, Univ. Press of America, inc, 1st ed. 1998,pp. 86-88.

[16]后向东:《美国联邦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第329 ~340页。

[17]U. 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FOIA Is Bro-ken: A Report 34~35(Staff Report 114th Congress 2016).

[18]U. 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FOIA Is Bro-ken: A Report 34~35 (Staff Report 114th Congress 2016).相同的例子不胜枚举,2013年7月26日,一位从事研究的博士研究生在线向美国国务院提出信息公开申请,本来预计收到记录的时间为2014年7月,但在国务院自动延长回复时间三次之后,其终于在2016年收到了纸质和电子邮件的回复。同样碰到冷钉子的还包括《赫芬顿邮报》的记者瑞安·赖利。2013年5月赖利向国务院申请公开国务卿希拉里曾发给奥巴马总统的有关关塔那摩湾的报告,原来预计2014年9月收到报告,但至今仍然杳无音信。See U. S.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FOIA Is Broken: A Report 36(Staff Report 114th Congress 2016).

[19]《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显著促进政府信息公开》,人民网,http://scitech. People. corn. cn/n1/2016/0112/c1057一28042693. html。

[20]U. 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FOIA Is Bro-ken: A Report 8~9,20(Staff Report 114th Congress 2016).

[21]U. 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FOIA Is Bro-ken: A Report 8(Staff Report 114th Congress 2016).

[22]Office of Information Policy, U. S. Department of Justice, Summary of Annual FOIA Reports forFiscal Year 2014 7 (2015).

[23]《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显著促进政府信息公开》,人民网,http://scitech. people. com.cn/nl/2016/0112/c1057 - 28042693.html。比较典型的案例是由前国务卿希拉里电子邮件事件引发的官司。希拉里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进行公务交流,但她的邮件一直没有归档,直至2014年—在她离开岗位近2年后—有申请者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See Laura Ko-ran, “Watchdog: State Dept. archiving issues go beyond Clinton's emails,”http://www.enn.com/2016/01/07 /politics/hillary-clinton-emails-state-department/.)人员任意或所有因为政府业务使用iPhone或者iPad向国务院安全技术办公室获取请求的记录;公开基于公务使用未获批准的电子设备与国务秘书办公室、执行秘书处、秘书长办公室以及国务院安全技术办公室之间任意或所有的通信。在申请遭到拒绝后,司法观察于同年4月29日向哥伦比亚巡回法庭提起了诉讼(Judicial Watch, Inc. v. U. S. Department of State, 1 : 15-cv -01441 <2015 >. ), 2015年7月联邦法官科琳·科拉尔下令国务院从8月开始公布有关前国务卿希拉里使用iPhone或者iPad请求的文件。科拉尔法官在裁决书里也提出,在所有被申请对象都有机会根据执行状况报告进行充分考量之前(See “In The United StatesDistrict Court For The District Of Culumbia, Joint Status Report,”https://fas. org/sgp/jud/Shaffer/072211-status25. pdf.),法庭都不会设定公开的最终截止日期—这给被告在他提议的2016年1月截止日期之前更快地公布信息预留了空间。See “ Federal Judge OrdersState Department to Release Documents Regarding Hillary Clinton's iPhone and iPad Use,” JudicialWatch,http://www. judicialwatch. org/press-room/press-releases/judicial-watch-federal-fudge-orders-state-department-to-release-documents-regarding-hi llary-clintons-iphone-and-ipad-use/.

[24]Laura Koran,“Watchdog: State Dept. Archiving Issues go beyond Clinton's Emails,”http://www. con. com/2016/01/07/politics/hillary -clinton-emails-state-department/.

[25]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 "Evaluation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s FOIA Processes for Requests Involving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https://oig. state. gov/system/files/esp-16-01, pdf.在过去3年中,检察长办公室试图通过增加人手来解决这一问题,包括最近请求额外增加27位管理人员,预计可以减少10%的积压工作量,然而这个部门还没有提供永久的额外增员计划。See 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 "Evaluation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s FOIA Processesfor Requests Involving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https://oig. state. gov/system/files/esp-16-01. pdf.

[26]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 “Evaluation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s FOIA Processes for Re quests Involving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https://oig. state. gov/system/files/esp-16-01. pdf.

[27]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Evaluation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s FOIA Processes for Re quests Involving the Office of the Secretary,”https://oig. state. gov/system/files/eap-16-01. pdf.

[28]后向东:《美国联邦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第292 ~302页。

[29]后向东:《美国联邦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第292 ~302页。

[30]后向东:《美国联邦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第292 ~302页。

[31]汤德宗:《政府资讯公开法改进之研究》,2009年9月,第66页,http://idv. sinica. edu.tw/dennis/20090915.pdfo

[32]汤德宗:《政府资讯公开法改进之研究》,2009年9月,第66、 74页,http://idv. sinica.edu. tw/dennis/20090915. pdf。

[33]后向东:《美国联邦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第292 ~302页。

[34]后向东:《美国联邦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第329 ~340页。

[35]胡静、傅学良主编《环境信息公开立法的理论与实践》,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第155~156页。

[36]程春明、张波:《“排放清单”落实信息公开》,国家环境保护部,http://www.mep.gov.cn/ztbd/szhb/201601/t20160105_321048. htm。此外,其他一些法律也涉及了清单规定,比如1990年通过的《污染防治法》,其中第6607节要求废物管理和源头减量活动的资料都需要向清单报告。美国的清单制度开始建立。如果一个企业属于清单规定的特定的行业部门(制造业、矿业、发电行业等);雇用10人或者更多的全职员工;在规定年限内,制造或加工超过15000磅清单列举的化学品或使用超过10000磅清单列举的化学品就得申报。另外,持久性生物累积性有毒物质的申报门槛比较低。参见胡静、傅学良主编《环境信息公开立法的理论与实践》,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第156 ~157页。

[37]The Ohio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Toxic Release Inventory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http://www. epa. ohio. gov/portals/27/tri/tri/right2kn. pdf.

[38]The Ohio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Toxic Release Inventory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http://www. epa. ohio. gov/portals/27/tri/tri/right2kn. pdf.

[39]Ghaly, Ashraf,“Mapping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Contamination, and Waste in the UnitedStates,”The 3r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mputing for Geospatial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 July 2012,at 1.

[40]程春明、张波:《“排放清单”落实信息公开》,生态环境部,http://www. mep. gov. cn/zt-bd/szhb/201601/t20160105_321048. htm。

[41]Ghaly, Ashraf,“Mapping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Contamination, and Waste in the United States,”The 3r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mputing for Geospatial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 July 2012,at 1.

[42]杨建生:《美国政府信息公开司法审查研究》,法律出版社,2014,第83页。

[43]Exemption 1,http://www. justice. gov/sites/default/files/oip/legacy/2014/07/23/exemptionl_1. pdf(last visited May 21,2015).

[44]Robert C. Post,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Amended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85 YALE L. J.401 401(1976).

[45]EPAv.Mink, 410 U. S. 73(1973);Vaughn v. Rosen, 484 F. 2d 820(1973);Weisbergv.U. S. Dept. of Justice, 489 F. 2d 1195,1202(1973).

[46]汤德宗:《政府资讯公开法改进之研究》,2009年9月,第37页。

[47]Exemption 1,http : //www. justice. gov/sites/default/files/oip/legacy/2014/07/23/exemptionl_1. pdf ( last visited May 21,2015).

[48]Exemption 1,http://www. justice. gov/sites/default/files/oip/legacy/2014/07/23/exemptionl_1. pdf(last visited May 21,2015).

[49]Exemption 1,http://www. justice. gov/sites/default/files/oip/legacy/2014/07/23/exemptionl_1. pdf(last visited May 21,2015).

[50]程洁:《定密权的属性与约束》,《保密工作》2013年第4期,第47页。

[51]汤德宗:《政府资讯公开法改进之研究》,2009年9月,第37~38页。

[52]陆健英、郑磊等:《美国政府数据开放:历史、进展与启示》,《电子政务》2013年第6期,第26、28~30页。

[53]余凌云:《政府信息公开的若干问题基于315起案件的分析》,《中外法学》2014年第4期,第924页。

[54]《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调查报告》,新华网,http://news. xinhuanet. com/politics/2016一02/05/c_128706930.htm。

上一页 [1] [2]


版权所有:法治政府研究院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邮编:100088

站长统计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