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高级搜索
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行政法学 >> 工商行政法 >> 正文

张祺好:互联网新业态的“软法”兴起及其规制

| 时间: 2019-03-25 23:25:24 | 文章来源: 《法学》2018年第2期

【注释】

作者单位: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本文为作者参与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法治中国’建设中的基层治理法治化路径与策略研究”(15AFX002)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1]参见《网约车新规细则背后是一场怎样的博弈?》,http://it.sohu.com/20161009/n469808393.shtml,2016年12月25日访问。

  [2]那什、蔡雄山、李汶龙:《打车软件:一场旧制度与新技术的博弈》,《人民邮电报》2015年6月8日第6版。

  [3]参见《从对网约车态度看包容与保守》,http://news.hexun.com/2016-08-01/185261698.html,2016年8月15日访问。

  [4]参见王静:《中国网约车的监管困境及解决》,《行政法学研究》2016年第2期。

  [5]参见何波:《“互联网+”时代:旧制度变革与新秩序重建》,《世界电信》2015年第8期。

  [6]参见胡凌:《共享经济的法律监管问题——以专车为例》,《中国证券期货》2015年第10期。

  [7]陈东进:《互联网专车时代政府管制的范式变迁》,《浙江社会科学》2016年第6期。

  [8][美]凯文·凯利:《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张行舟等译,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第727页。

  [9]参见《为抢单沈阳的哥百元安装“加速器”》,http://news.sina.com.cn/o/2014-03-23/101029772490.shtml,2016年6月1日访问。

  [10]邓峰:《网约车新规带来的启示》,《财经》2016年第57期。

  [11]《互联网城邦时代的权力游戏》,http://finance.sina.com.cn/r0ll/20150208/022521501616.shtml,2016年7月20日访问。

  [12][美]凯斯桑斯坦:《权利革命之后:重塑规制国》,钟瑞华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50页。

  [13][美]弥尔顿·L·穆勒:《网络与国家——互联网治理的全球政治学》,周程等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325页。

  [14]磐石之心:《互联网黑洞——跨越边界的中国式企业扩张》,新世界出版社2016年版,第6页。

  [15][美]凯文·凯利:《新经济新规则——网络经济的十种策略》,刘仲涛等译,电子工业出版社2014年版,第218页。

  [16]郑永年:《技术赋权:中国的互联网、国家与社会》,邱道隆译,东方出版社2014年版,第17页。

  [17][美]彼得·德恩里科、邓子斌:《法的门前》,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396页、第395页。

  [18]2016年10月17日,在北京大学召开的“地方网约车发展与规制研讨会”上,北大教授张维迎提出,“(网约车新政)漠视穷人的权利;是对穷人的歧视;是维护出租车公司的既得利益”,这引发了舆论场的轩然大波。3天后,32家出租车公司联名发布《中国出租汽车行业代表致北京大学的公开信》,进行了充满火药味的回击。参见冯蕾、鲁元珍:《网约车新政:利益博弈还是行业规范》,《光明日报》2016年10月31日第5版。

  [19]参见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奇智软件(北京)有限公司与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不正当竟争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http://www.court.gov.cn/wenshu/xiangqing-7816.html,2017年3月8日访问。

  [20]《打车软件:一场旧制度与新技术的博弈》,http://news.163.com/15/0608/09/ARJ0LS4P00014AED.htmU2016年4月1日访问。

  [21][美]詹姆斯·布坎南:《自由的界限——在无政府与利维坦之间》,顾肃译,(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2002年版,第164页。

  [22]同前注[12],凯斯·R·桑斯坦书,第50页。

  [23]同前注[13],弥尔顿·L·穆勒书,第2页。

  [24][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斯·库克耶:《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盛杨燕等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219页。

  [25]同前注[12],凯斯·R·桑斯坦书,第43页。

  [26][美]本杰明·N·卡多佐:《法律的成长——法律科学的悖论》,董炯等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第65页。

  [27]J. OrtegaGasset, Mirabeau Order der Politiker, in Gesammelte Werk, Bd.2. Stuttgart,1950, S.378.

  [28]《让创造的正能量充分释放》,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10/31/c_117951901.htm,2017年1月5日访问。

  [29]《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场政府的自我革命》,http://www.gov.cn/zhengce/2015-06/09/content_2875963.htm,2017年1月5日访问。

  [30]赵士刚:《习近平关于政府、市场和社会同向发力的论述及意义》,《党的文献》2016年第6期。

  [31]王国华、骆毅:《论“互联网+”下的社会治理转型》,《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5年第10期。

  [32][美]卡斯·桑斯坦:《简化——政府的未来》,陈丽芳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版,第171页。

  [33]张静:《法团主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47页。

© 北大法宝:(www.pkulaw.com)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法宝V6有何新特色?


上一页 [1] [2]


版权所有:法治政府研究院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邮编:100088

站长统计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