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高级搜索
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资源 >> 宪法学 >> 正文

张千帆:整体主义的陷阱—制宪权和公意理论检讨

张千帆| 时间: 2018-12-09 19:24:06 | 文章来源: 《中外法学》2018年第2期

【注释】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世界各国代议制度与中国人大制度比较研究”(项目编号:17JJD820001)的阶段性成果。在写作过程中,北大宪法与行政法专业研究生刘建业同学帮助收集了国内制宪权研究动态的部分资料;本文完成于柏林高等研究院(Wissenschaftskolleg zu Berlin),其图书馆为收集外文资料提供了高效服务,特此感谢。

[1]例如参见肖蔚云:“关于新中国的制宪权”,《中国法学》1984年第1期,第41-47页;陈端洪:《制宪权与根本法》,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李忠夏:“从制宪权角度透视新中国宪法的发展”,《中外法学》2014年第3期,第618-641页。

[2]AllanR.Brewer-Carias, Dismantling Democracyin Venezuela: TheChavez Authoritarian Ex- perimen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10), pp.57-58.

[3]See David Landau and Rosalind Dixon, “Constitution-Making and Breaking: Constraining Constitu- tional Change”, Wake Forest Law Review , Vol.50, 2015, pp.863-864.

[4]See ibid., at868-869.

[5]See David Landau and Rosalind Dixon, supra note 3, pp.880-882.

[6](法)西耶斯:《论特权·第三等级是什么?》,冯棠译,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第56页。

[7]有的译为“宪定权”,参见陈端洪:“人民必得出场——卢梭官民矛盾论的哲学图式与人民制宪权理论”,《北大法律评论》2010年第1期,第117-143页。

[8]Thomas Paine, Rights of Man,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1999, Ch.7.

[9]对于这个问题,see Larry D.Kramlier, The People Themselves: Popular Constitutionalism and Judicial Review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pp.3-6;张千帆:“宪法靠谁实施?论公民行宪的主体地位”,《比较法研究》2014年第4期,第1-12页。

[10]如《克罗地亚宪法》(1991年)第81条规定:“议会决定制宪或修宪”;《乌兹别克斯坦宪法》(1992年)第78条规定:“两院联席会议负责制宪与修宪、制定或修改宪法性法律”;《越南宪法》(1992年)第70条规定,国会“负责制宪、修宪、立法”。

[11]西耶斯,见前注[6],第59页。

[12]西耶斯,见前注[6],第60页。

[13]西耶斯,见前注[6],第19页。

[14]参见西耶斯,见前注[6],第20-21、23页。

[15]西耶斯,见前注[6],第19页。

[16]参见西耶斯,见前注[6],第25页。

[17]“在它之前和在它之上,只有自然法。”西耶斯,见前注[6],第25页。

[18]See Mario J.Garcia-Serra, “The‘EnablingLaw’: The Demise of theSeparation of Powers in Hu- goChavez’s Venezuela”, University of Miami Inter-AmericanLaw Review , Vol.32, 2001, p.265.

[19]See Brewer-Carias, supra note 2, pp.59-63.

[20]Brewer-Carias, supr anote 2, pp.57-58.

[21]See David Landau, “Constitution-Making Gone Wrong”, AlabamaLaw Review , Vol.64, 2013, p.923.

[22]西耶斯,见前注[6],第67页。

[23]SeeKim Lane Scheppele, “Unconstitutional Constituent Power”, pp.4-5, Availableonline athttps://www.sas.upenn.edu/andrea-mitchell-center/sites/www.sas.upenn.edu.dcc/files/uploads/Scheppele_un- constitutional%20constituent%20power.pdf,最后访问日期:2017年10月25日。

[24]卢梭坚持认为:“主权不能被代表,一如它不能被让渡。它的本质存在于公意,而意志不允许被代表。它或者是自己,或者是别的什么,二者之间什么也没有。因此,人民代表不是也不能是人民的代表,他们只是代理而已。他们不能议定任何东西。任何大众未曾亲自批准的法律都是无效的,它们压根就不是法律。” Jean-Jacques Rousseau, On the Social Contract, D.A.Cress trans.& ed., London: Hackett, 1987, p.74.

[25]西耶斯,见前注[6],第64页。

[26]事实上,1990年代初,许多中东欧国家起草和批准宪法时并没有通过公投等大众机制,而是沿用了和日常议会政治差不多的程序。See William Partlett, “The Dangers of Popular Constitution-Making”, Brookl y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 Vol.38, 2012, pp.195-196.

[27]西耶斯,见前注[6],第57页。

[28]参见西耶斯,见前注[6],第78页。

[29]西耶斯,见前注[6],第78-79页。

[30]参见乐启良:“西耶斯的制宪权理论研究”,《法学家》2016年第1期,第45-58页。

[31]See Andrew Arato, “Forms of Constitution Makingand Theories of Democracy”, Cardozo Law Review , Vol.17, 1995, p.191.

[32]参见陈端洪,见前注[7],第144页。

[33]Rousseau, supra note 24, p.81.

[34]Rousseau, supra note 24, p.24.

[35]Rousseau, supra note 24, p.26.

[36]Rousseau, supra note 24, p.32.

[37]Rousseau, supra note 24, p.37.

[38]Rousseau, supra note 24, p.37.

[39]Rousseau, supra note 24, p.82.

[40](法)莱昂·狄骥:《法律与国家》,冷静译,春风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第249页。

[41] Rousseau, supra note 24, p.31.

[42]Rousseau, supra note 24, p.81.

[43]Rousseau, supra note 24, p.29.

[44]Rousseau, supra note 24, p.80.

[45]Rousseau, supra note 24, p.31.

[46]Rousseau, supra note 24, p.79.

[47]Rousseau, supra note 24, p.26.

[48]Rousseau, supra note 24, p.26.

[49]See Jeremy Bentham,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and Legislation, Michigan: Haftner Press, 1948, p.87.

[50]对于卢梭理论更为系统的批判,参见(法)莱昂·狄骥:《宪法学教程》,王文利等译,辽海出版社1999年版,第18-21页。

[51]卡尔·施密特:《宪法学说》,刘锋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2页。

[52]同上注,第26页。

[53]See Jeffrey Seitzer and Christopher Thornhill, “Introduction”, in Carl Schmitt, Constitutional Theory, Jeffrey Seitzer ed.&trans., North Carolina: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8, pp.11-12.

[54]参见张千帆:《宪法学导论——原理与应用》,法律出版社2014年版,第48-51页。

[55]参见(奥)汉斯·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沈宗灵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130-131页。

[56]施密特,见前注[51],第27页。

[57]施密特,见前注[51],第76页。

[58]施密特,见前注[51],第13页。当然,凯尔森并不认为成文宪法是终极意义的“基础规范”;后者似乎是创设现行体制的第一部宪法,兴许类似于施密特的“绝对意义的宪法”。参见凯尔森,见前注[55],第133-134页。

[59]See Seitzer and Thornhill, supra note 53, pp.9-10.

[60]See Christoph M?llers, “Scope and Legitimacy of Judicial Review in German Constitutional Law – the Court versus the Political Process”, in Hermann Pünder and Christian Waldhoff eds., Debates in German Public Law , Hart, 2014, pp.15-17.

[61]Seitzer and Thornhill, supra note 53, p.35.

[62]施密特,见前注[51],第84页。

[63]施密特,见前注[51],第89页。

[64]施密特,见前注[51],第93页。

[65]施密特,见前注[51],第98页。

[66]Sovereigndictatorship。施密特,见前注[51],第65页。

[67]施密特,见前注[51],第65页。

[68]施密特,见前注[51],第65-66页。

[69]施密特,见前注[51],第66页。

[70]“人民的长处和短处都在于它不是一个拥有受限定的权限、按规定程序完成公务的固定主管机关。只要人民共有政治存在的意志,它就高高在上,不受任何形态化和规范化的影响……人民的弱点在于,它本身并无固定形态或组织,却要决定有关其政治形式和组织的根本问题。”施密特,见前注[51],第92页。

[71]施密特,见前注[51],第98页。

[72]施密特,见前注[51],第27页。

[73]对施密特制宪权理论的梳理和批评,可参见李忠夏:“从制宪权角度透视新中国宪法的发展”,《中外法学》2014年第3期,第618-641页。

[74]同上注,第92页。

[75]Seitzer and Thornhill, supra note 53, pp.13-15.

[76]See Seitzer and Thornhill, supra note 53, p.26.

[77]参见(德)卡尔·施密特:《宪法的守护者》,李君韬、苏慧婕译,商务印书馆2008年版,第一章。

[78]Seitzer and Thornhill, supra note 53, pp.13-15.

[79]J.L.Talmon, 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 Democracy, New York: Praeger, 1960, pp.1-3.

上一页 [1] [2]


版权所有:法治政府研究院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邮编:100088

站长统计 联系我们